她是二婚女子,却嫁给一个闻名天下的英豪,还得到一场盛大婚礼

2020-10-17 22:55

公元前643年,秦晋韩原大战,晋军几乎全军覆没,晋惠公被俘,但不久就被放了回去,条件是—送出河西五城和人质太子圉。败国无外交,晋惠公哪敢讨价还价?

太子圉也是命苦,他出生在晋惠公初亡梁国时,母亲是梁国的宗女。按当时的习惯,小孩出生后必须算命,他被说是奴隶的命,晋惠公倒也直白,干脆将他取名为圉(意为“牧马的奴隶”)。可以想见,背负这样屈辱的名字和身份,他在秦国的六年过得如何煎熬。

秦穆公把女儿怀嬴嫁给圉,当然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基于政治的考量:怀嬴其实就是高级间谍,以防圉逃跑;等晋惠公死后,派兵送圉回国继位,怀嬴就可成为自己安插在晋国的一颗棋子。

怀嬴和圉都是聪明人,他们当然明白这场婚姻根本就是一个阴谋。怀嬴看不起圉,圉也处处提防怀嬴,两人心照不宣地等着晋惠公的死讯,只有晋惠公死了,圉才可回国即位,得到解脱。但晋惠公还在“当打之年”,他的死恐怕遥遥无期。

到第三年,圉就坐不住了。原来,圉的外公、梁国国君无道,大兴土木、修筑城池沟堑,惹得百姓怨声载道,秦穆公便借机吞了梁国。现在秦国人恐怕会更看轻自己,以后的日子也更难过了,他想逃回晋国,却又不敢。就这样又熬了三年,晋惠公突然病重,圉再不想等了,决定逃回晋国独自发展。

老公要逃跑,怀嬴该怎么办?要么予以劝解,报给老爹处理;要么说服老爹立刻派兵让圉当上晋国国君,这样她就是晋国夫人了。但怀嬴最终选择放手并保守秘密,因为她不想为政治利益牺牲自己的幸福,更不想守着胆小无能的丈夫过后半辈子。

当然,秦穆公很快就发现圉跑了,气得在朝堂上破口大骂:“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白眼狼,老天不会保佑你的!”骂完,秦穆公派人去楚国找楚成王,想接走流亡楚国的重耳,扶他上位以为己所用。楚成王本也想扶重耳上位以在晋国获利,但重耳不同意,楚成王没能得逞,便把这个麻烦扔给秦穆公。

62岁的重耳早在楚国待腻了,于是来到秦国。秦穆公大喜,一口气送了他五个美女,其中就有怀嬴。原来,此时晋惠公已病死,圉已即位,称晋怀公。在这种情况下,把晋国国君的原配改嫁掉,才能表明秦国的政治立场。

闻名天下可怜怀嬴终究还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更可恨的是,五位新娘中只有妹妹文嬴是正妻,而她在四个陪嫁媵妾中排行最末。秦穆公的用心很明显:反正怀嬴也嫁不出去了,还不如送给重耳,总比留下来丢面子的好。当然,秦穆公不会让重耳知道怀嬴混在五个新娘里。

但怀嬴不是好欺负的,在新婚之夜,她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重耳被劝了很多酒,醉醺醺地走进洞房,坐在床上的一排新娘晃花了他的眼睛。莫名的兴奋冲上他的头顶,让他觉得十几年的颠沛流离仿佛一场大梦:复国指日可待,美人陪伴左右,夫复何求呢?

按当时的习俗,洞房前须由媵妾捧着盛水的器皿伺候新郎洗手,于是,怀嬴拿了勺子舀水给重耳洗手。之后,重耳应等媵妾拿毛巾给自己擦手,可他喝醉了,忘了这些细节,直接挥手让怀嬴退下。

在商周时代,“沃盥之礼”很重要,重耳这么做非常失礼,但作为地位卑下的媵妾本也没权力说什么的,怀嬴却突然发飙了,指着重耳大声斥责:“秦、晋匹也,何以卑我!”

所有人都愣了,重耳的酒意也一下子醒了:这个女人怎敢指责自己的夫君?而且听她的言辞,绝非普通滕妾那么简单。于是重耳立刻道歉,然后去了解情况,结果发现她竟是秦国公主,还是自己的前侄媳,按照伦理,他绝不可接受。

关键时刻,重耳的智囊团提出不同意见,中心思想就是:这场婚姻掺杂重大政治利益,迎娶怀赢就是您宣布与晋怀公决裂而与秦穆公结好的投名状。至于违背伦理之处,重耳只能用更详备的周礼来圆了。

于是,重耳去见怀赢,先脱去上衣,像囚犯那样谢罪,然后表示要按周礼重新聘娶怀赢。怀赢非常高兴,因为通常滕妾不会被明媒正娶的,何况重耳是天下闻名的英豪,当年在如狼似虎的楚成王面前都能不卑不亢,如今却向自己低头,看来他对自己是真心的。

重耳将怀赢送回秦宫,然后派随从向秦穆公正式纳彩、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再隆重地将她迎娶回来,完成大礼。总算皆大欢喜了,老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怀嬴从此改称辰嬴,做了重耳的“野蛮夫人”。

史书通常只记王侯将相,女性只是历史的点缀,可这段故事却让辰嬴光芒四射,也使她绝地逆袭,获得自身尊严。重耳的表现则成熟稳重,充满政治智慧。此后,秦晋两国缔结坚实的盟友关系,并在接下来20年间先后称霸,重耳与秦穆公也都名列“春秋五霸”。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闲乐生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17004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