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的回响|第四集:《永久的高地》

2020-10-17 23:18

央广网10月17日消息(记者朱西迪 廖振华)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一场空前艰难、空前惨烈的战役。在43天的鏖战中,敌军向上甘岭倾泻炮弹190多万发,发动疯狂进攻670多次。英雄的志愿军官兵坚守阵地、誓死不退,用意志、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夺取了这场无比关键的阻击战、“拉锯战”的最终胜利,为僵持阶段的抗美援朝战争打开了新局,更为一代代中华儿女立起了永不坍塌的精神高地。

上甘岭战役

《上甘岭》是我国第一部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电影,电影中有一个经典片段:在坑道战斗的间隙,卫生员王兰深情地唱起《我的祖国》。歌声中,那些一同坚守坑道的志愿军官兵缠着绷带、满是烟尘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歌声的感染下,他们怀着对祖国亲人的无限热爱、对祖国山河的深切眷恋,也慢慢跟着唱了起来……

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上甘岭》,取材于抗美援朝战争中着名的上甘岭战役。影片讲述了志愿军某部八连,在连长张忠发的率领下,坚守阵地,与敌人浴血奋战,最终取得上甘岭战役胜利的故事。现年95岁的志愿军老战士张计发,就是电影《上甘岭》主人公张忠发的原型。老人说,这几十年来他最爱看、又最不敢看的电影就是《上甘岭》,因为故事背后是真实的历史,看到银幕上的角色,总会让他想起当年牺牲在上甘岭的战友们。

张计发:“我参加上甘岭战役时,只是一名普通的连长。上甘岭那场仗,真是拼命的仗!我们连140多人,打到最后,只剩19人。”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52年10月。当时,连续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陆续粉碎了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的夏季和秋季攻势。眼看在谈判桌上占不到任何便宜,蛮横的美方恼羞成怒,叫嚣着“让大炮和炸弹与你们辩论吧”,一边单方面宣告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一边开始实施蓄谋已久的“金化攻势”。他们打算派出美军王牌师,用5天时间、伤亡不超过200人的代价,拿下上甘岭地区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然后夺取战略要地五圣山。

军史专家董保存:“上甘岭位于五圣山南麓,本是个不太出名的小山村,它的北侧是沟堑纵横、峰峦叠嶂的五圣山,左右两侧分别是537.7高地和597.9高地。敌人本想以此为突破口,夺取战略要点。占领了五圣山,就可以西抵平康平原,东扼朝鲜东海岸的公路。对于这里,彭德怀司令员曾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了五圣山,我们将后退200公里,再也无险可守’。”

上甘岭战役,“联合国军”遗留下来的炮弹壳

1952年10月14日凌晨5时,敌军密集的炮火划破阴沉的天幕,上甘岭战役打响了。“联合国军”集结了数百门火炮和77架次战斗轰炸机,将20多万发弹药倾泻在面积不到4平方公里的537.7高地北山和597.9高地上。志愿军老战士、特等功臣蔡兴海说,真实的战场比电影中的还要惨烈,当时阵地上一片火海,仿佛就是岩浆滚动的地狱火山口。

蔡兴海:“我进入阵地后,在地面上随便抓一把土,里面就有三个弹片,其中一块还热热的。阵地上寸草不留,人们踩在地上就跟踩在沙地上一样,软软的,噗通噗通的。”

在炮兵、坦克和飞机的支援下,疯狂的敌人以6个营的兵力发起猛攻。与装备精良、兵力雄厚的敌军形成鲜明对比,我方驻守高地的志愿军只有两个连的官兵。然而,正如电影《上甘岭》所展现的那样,不惧强敌的志愿军官兵头顶飞机火炮、直面枪林弹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防线。

郭平友

志愿军老战士郭平友回忆,当时每个人都豁出命去战斗,枪管打红了,就扔手雷炸,弹药打光了,就和敌人拼刺刀,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郭平友:“没有子弹就拼刺刀,豁出命来和敌人拼。有些被敌人刺到胸部,有些被刺到腿上,有些被刺到胳膊上。志愿军战士被刺刀刺伤了也不知道疼,和敌人打仗从来不理会这点伤。重伤不下火线,没有那个决心能打胜仗吗?得下定决心和敌人决一死战。”

志愿军在坑道里的画面(影视截图)

面对志愿军英勇顽强的阻击,不甘心失败的敌人又组织了17个步兵营、近2万人的兵力发起猛烈攻势。两个高地的表面阵地一次次被敌军占领,又一次次被志愿军夺回。一时间,上甘岭地区爆尘、浓烟遮天蔽日,阵地上的焦土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从1952年10月14日至20日,担任防御任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45师以伤亡3200多人的代价,歼敌7000多人。敌军计划5天取胜的目标化为泡影,但他们仍不死心,继续投入大量兵力。为了避敌锋芒,我志愿军官兵奉命转入坚守坑道作战。

董保存:“上甘岭的坑道,是一种构筑在山体反斜面上的防御工事,人在坑道里面身体无法站直,只能猫着腰走路。美军当时虽然占领了地面上的阵地,但坑道仍在志愿军的手中,坑道里的部队随时可以与反击的部队里应外合,打击敌人,这对于美军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守卫在坑道口的战士们

坑道作战,既是电影《上甘岭》聚焦的主要场景,也是上甘岭战役中最为艰苦的“拉锯战”阶段。当时,山头被敌军的猛烈炮火削低2米,岩石被炸成1尺多厚的粉末,面对这种严峻战况,志愿军战士发明了依托坑道进行防御作战的坑道战术,构筑了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气急败坏的敌人无所不用其极,频繁采取封锁、爆破、堵塞坑道口和投掷毒气弹等方式,对坚守坑道的志愿军进行围攻。

蔡兴海:“有一次,敌人试图通过佯攻来引诱我们离开坑道,但是被我识破了,我当即大喊,‘同志们,赶快回洞里,进洞里’。等战友们刚回到洞口,敌人的炮弹就落下来了。那个时候,敌人采取的是‘空中炸’方式,炮弹离地面大概100米,就可以在空中爆炸。一时间,弹片像雨点一样就落了下来。”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17004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