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女人动不动不想生育,在中国古代,这样女人注定一生地位低下

2021-01-11 14:00

今天我们来聊聊古代女性的生育观。

所谓“生育观”,就是个体或群体对于家庭的生育功能的基本认识及所持的态度。对于现在的已婚女性来说,生与不生,选择权完全在自己,所以现代女性的生育观是自由且简单的。

相比于现代的女性,古代女人的生育观相当复杂。毕竟,古代女人的地位是由孩子来决定的,能否非夫家生一个大胖小子,将直接影响到女性的一生。

只要能给丈夫生个男孩,就能得到夫家的尊敬,类似的例子多如牛毛:

我们知道《孔雀东南飞》是一部经典的爱情悲剧,但若刘兰芝的肚子争气,能给爱人生个大胖小子,完成帮助夫家传宗接代的使命,那么,这段悲剧便不会发生。陆游前妻唐婉的婚后生活同样是悲剧,正因为她的肚子不争气,所以,恶婆婆才会拆散这桩大好姻缘。杨家将的传说里,为何佘太君一介女流之辈,能在家里家外都吃得开,成为受人尊敬的长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的肚子争气,给老杨家生了七个响当当的英雄好汉,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个顶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中龙凤。有这样的女人,着实是杨家的福气。

南宋高宗赵构,是个运气不错的皇帝。他的母亲韦氏,原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宫女,在宋徽宗的后宫里过着惨淡的生活,被人呼来喝去吆五喝六许多年。幸亏韦氏有个靠谱的好闺蜜乔氏,经乔氏引荐得以与皇帝共度良宵。正是这次的邂逅,才有了宋高宗赵构。赵构之所以能够存在于历史,还要得益于他娘的肚皮争气,若非如此,韦氏与宋徽宗春宵一夜后便没了下文,徽宗钦宗被掳走后皇位便要由其他宗室子弟来继承了。

放到现在,为豪门阔少生下儿子的小三,理应上门一哭二闹三上吊索要一笔奶粉钱,但韦氏根本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胆量,毕竟,与她共度良宵的浪子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好在宋徽宗虽然不是什么明君,但也是个明事理的人。韦氏既然为赵宋宗室传宗接代做出了突出贡献,那便理应赏赐。于是崇宁年间,韦氏荣升为平昌郡君,后来又先后被提升为婕妤、婉容、贤妃。至于后宫正位,韦氏多半是没那个福分了,但作为一个没什么背景又姿色平平的小宫女,能成为贤妃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的事了。

古代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多妾”,所以在妻妾之间,也会存在“肚皮之争”。在勾心斗角的内宅之战里,不怕遭人算计,就怕肚子不争气。

例如:宋哲宗的元配孟皇后,与刘贵妃之间素有间隙。按理说,妃嫔虽然有名分,但地位却远不及正宫皇后。然而,就是因为孟皇后的肚皮不争气,嫁给宋哲宗多年也没能生个一儿半女,所以她顺理成章地失败了。刘贵妃比她幸运得多,因为她给宋哲宗生了个大胖小子。

与宋徽宗一样,身为皇帝的宋哲宗自然没必要给孩子他娘一笔奶粉钱,但却能给刘贵妃后宫正位的尊宠。就这样,没犯什么错的孟皇后被废黜了,刘贵妃大摇大摆地上位逆袭。因此,对于古代的妾室来说,与其去争取那笔没有实际意义的奶粉钱,还不如靠肚子争取地位。

虽说,孩子是古代女人上位的资本,但生孩子却不是简单的事。

在古代,剖腹产的技术还不成熟,几乎所有孩子都是通过顺产降生的。偏偏古人迷信稳婆这种没什么医疗水平的接生人员,以至于顺产的成功率低下。加上古代对病菌病毒的防控手段有限,所以婴儿出生后的夭折率相当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每个顺利降生并长大成人的孩子,都是其母人生目标完成的体现。都说古代的女人是封建社会的生育工具,基于这种观点来看,大多数古代妇女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就是给丈夫生个儿子。

在古代,女性的生育是相当神圣的,放在家族的角度来看,这是保证香火传续最重要的环节。由此,古代的妇女是完全有资格拿孩子当成筹码,与夫家谈条件的。起码可以像现在的女性一样母凭子贵,抱着孩子对婆家提出种种要求。

不过,在男权至上的文化环境中,妇女站出来向夫家提金钱,这种事古代女人是决计做不出来的。所以,大多数古代女性还是保守地将孩子养大,反正只要孩子是自己的,那么,只要能将孩子平平安安养大,未来便是可期的。

在中国历史上,不可数计的妇女因为养活了孩子,所以仰仗大众文化获得了一定利益,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好。

例如:唐朝时期的郭爱,就与娘亲站在统一战线,联手对抗父亲郭子仪,给母亲争取到了主母的家庭地位。宋神宗的准岳母曾做出与人私奔这种事,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女儿拉扯大。后来女儿成了神宗宠爱的贵妃,还给神宗生下一子宋哲宗,与人私奔为人不齿的女人摇身一变,成了受人敬仰的皇外婆。明朝海瑞是个相当孝顺的人,他的母亲得益于儿子的孝顺,成了当时出了名的长寿老人。

诸如此类的事迹都在说明,对于古代的女人来说,物质是不重要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哪怕夫家拥有金山银海,也与自己无关。想要享受这一切,只需要生个儿子,母凭子贵。那些未能给丈夫传宗接代的女人,虽不至于个个不幸,但绝大多数都要注定平庸。相比之下,丈夫允诺的奶粉钱反倒显得微不足道了。

幸福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比惨”。

只要有更惨的情况作为铺垫,那么,你就会感觉到幸福。古代的女人,如果能做到佘太君的程度,子孙满堂,只要她想一想刘兰芝的婚姻悲剧,便会感恩这份由子嗣带来的幸福。

虽说,古代女人钱不过手,也没有“光荣孩”一类的福利待遇,但却能得到“教育成就奖”这份殊荣。大儒程颢的母亲侯氏,因为培养了程颢和程颐这两位出色的人中栋梁,不但能在夫家获得优越的地位,还能得到朝廷的封赏。

在读《红楼梦》以及同时期的小说时我们也能有类似的感觉:母亲想要获得较高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生一个出色的儿子。

大观园里的王夫人为什么吃得开?

一是因为她的原配身份;

二是因为她生下了贾宝玉这个优秀的儿子。

正因为有了宝玉,王夫人才能在荣国府中颐指气使,她说一其他女人绝不敢说二,再刁钻的女人也不敢和她叫板。

孟子的成名,直接带动了他母亲的知名度。时至今日,“孟母三迁”的掌故仍是教诲为人父母者的最佳教材。要不是孟母一而再再而三地改善儿子的生活环境,估计孟子就要像家附近的那些混小子一样平庸,甚至,走上一条违法犯罪的道路,成为日报上的“孟某”。

民族英雄岳飞的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也就是给儿子刺下“精忠报国”的岳母。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岳飞背后的刺青是“精忠报国”,也没人说得清岳飞的纹绣是不是岳母所刺,但岳母凭借儿子的事迹名垂青史,成为历史上着名的教育家。

史上有太多太多伟大的母亲,因为儿子的伟大而伟大,进而有了名垂史册的机会。以前的女人教子有方,就能够在听到外人赞誉自己的孩子时获得满足感,就能够享受到圈子里所有人的敬意,也能在家庭甚至是社会上拥有一个稳定安宁的生活环境,还能兼备“身后名”。

若是站在另一种角度来看,其实,古代女性生儿育女也是有所“图谋”的,只不过,她们所图的并不是银子和不动产,而是通过创造,来向夫家索取优越的生存环境。不过,这种索取是非常质朴的,所以在现代人看来古代女性并不会无理取闹。

实际上,现代的女人之所以在婚姻生活中更加自由,完全是建立在男女平等的环境之上的,她们无需一味地逢迎丈夫,也没必要把自己当成生育工具。相比之下,古代的女人凄惨得多,她们可不敢与丈夫保持平等,如果无法确保家庭地位,那么古代妇女的人生将会一片昏暗。而想要改善家庭地位,途经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儿育女。

归根结底,这一怪圈的诱因仍是男尊女卑的价值观。

综上所述,古代的妇女生养孩子不求回报,她们不会像现在的某些女性一样凭借孩子榨取夫家的利益,所以古代的母亲是相当伟大的。古代的男人大多奉行大男子主义,他们往往会认为女性的生育是理所应当的。但在这份理所应当的背后,男人对妻子的依赖情绪却是显而易见的。这足以证明,即便是在封建社会,女性的家庭劳动同样是有价值的。

参考资料:

【《红楼梦》、《资治通鉴》、《孔雀东南飞》】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