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骜安禄山,不驯史思明

2021-01-11 23:12

安禄山、史思明都是胡人,一个是西域康国人,一个是史国人,两人打小一起长大,可能因为安禄山母亲是突厥巫女又嫁得好的缘故,安禄山发展更快一些;他从互市牙郎做起,后做幽州边帅张守珪的亲兵,因善察言观色,又会六国语言,很讨张的喜爱,加上为人骁勇,精于笼络人,所以带兵打了几次胜仗后,就做了偏将、当了张的干儿子,而这个时候,只比安禄山小一岁的史思明也才跟着他混,刚刚起身而已。

跟着张守珪,安禄山跟周边各族人打过不少仗,赢多输少,他打仗,爱玩花招圈套,多以坑蒙得手,如请对手来赴宴讲和,结果酒里下毒,把对方消灭掉,是常用的伎俩。但不管用什么方法,对契丹、对奚等族的战斗,他总是战功赫赫,到后来,他的官衔也一次次升腾。相比之下,作为部下的史思明的狡黠狠辣程度不亚于安禄山。有一次他让奚族人抓住了,他并不害怕,告诉对方自己是唐使,结果面见了奚族首领,对方听他说是来讲和的,也很礼遇他,并派了一员官阶不小的将领送他回去。结果他半路上给自己人送信,提前埋伏好,把送他的人给杀了。他拎着对方首级,随后邀了功。有一次安禄山打仗打输了,史思明逃跑到山谷中,三个多月没出来,为什么不出来?因为他知道安禄山的脾性,安禄山打了败仗,往往归罪于身边人,结果几个大将都被杀了,史思明却一直等他气消得差不多了,才跑出来见他,这时候安禄山要用人啊,见他来了,很是欢喜,别说杀或其他惩罚,安抚还来不及呢。故史思明靠着对“发小”安禄山脾气心性的把握,两人的关系始终处得不错。

安禄山小名叫阿荦山,是光明的意思,其母亲是巫女,故很多胡人将其以宗教领袖来追随,这也是安禄山在范阳能扎下根,聚拢大批人马的主要因素之一。安禄山一直很胖,自打跟张守珪时就胖,到了官坐大,就更胖,达300多斤,每次穿裤子都得双手抓着肚子上的肉、靠侍童李猪儿头顶住其腹部,才能勉强将裤子提上,也就是这种身体状态,打仗后来少了,时不时住在京城,靠狐媚之术讨唐玄宗杨贵妃的欢心,而大本营则交给严庄、高尚、史思明等一帮人来打理,没有反唐前,史思明也表现得不错,打过几次胜仗,战绩突出,有一次面见玄宗,唐玄宗还跟他嘘寒问暖,问他多大,他回答四十多,玄宗还鼓励他:“好好努力,不愁不富贵!”

其实,从安禄山对唐玄宗、杨贵妃的交往看,并非一开始就有反唐之心,或决定要推翻唐玄宗自己当皇帝,《资治通鉴》上说他755年起兵、但早在745年就开始做谋反准备,实际上,这种准备更多的也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大、更有实力,更有话语权而已,其矛头并非一开始就对着唐玄宗;但为什么要那暗地里做军事准备?其原因一是看不上唐玄宗当时的朝政、看不起朝廷的那些官,觉得一旦有风吹草动,自己可独立一隅,称王称霸;其次是他跟太子有矛盾,史料记载,他有点儿傲慢,看不上太子(后来的唐肃宗),甚至见面了连拜也不拜,他担心一旦玄宗过世,太子登基了,会找自己麻烦,故这两方面的因素造成了他着意训练士卒,扩大装备;可后来安禄山毕竟还是反了,怎么回事?综合来看,内因是严庄、高尚、史思明等人的怂恿,外因是杨国忠逼迫使然;严庄、高尚都是有才学却在唐长安城里不得志、为谋生才不得不在安禄山幕府里混的人,让安禄山起兵,至少自身的价值能得到提升,获得扬眉吐气的机会,而史思明又正值壮年,要是帮安禄山打下江山,前途也应当一片光明,所以都支持安禄山反唐;但仅此还不足以促使安禄山行动起来,其推动力来自杨国忠长期造谣他要反,并还让御史台的人暗地杀了他在长安的几个门客,这种情形,便使他不得不担心杨国忠会将屠刀对准他在长安当太仆卿的儿子安庆宗、继而忧虑自己的未来。于是,导火线就慢慢点着了,不过,反是反了,不光烧了大唐半壁河山,也烧了安罗山和史思明自个,最后两人先后都被自己的儿子杀死,而儿子辈儿最终也身首异处,这种结局,恐怕两人生前都没想到过。毕竟,再大的战争,比的也只是双方的带头人,拼的也不过是智慧、能力、品性等等综合实力,虽然史思明仅凭3000人马就东征西战、平定了河北,可对阵李光弼,他依然不是对手。而安禄山呢,更与郭子仪不相匹敌,至少身体素质就不行,要不怎么会才起兵一年多后两只眼睛都看不清人了呢?三国时司马懿夺权靠的一个字就是“等”,这个“等”,拼的基础就是身体素质,若安禄山像他一样能等,等郭子仪、李光弼等一批大将老去,或许还有机会,可那样儿,恐怕也就没有安史之乱了;总而言之,安禄山起兵,早在他起兵前不能客观研判局势、认清自身与对手力量对比,便落定了败局。

相较而论,能力比安禄山略“欠”些的史思明,个性虽乖张不驯,却很会审时度势,当手下说唐军强大时,就暂时投降;当觉得自己实力起来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大燕皇帝,屈伸几乎就在一念之间,毫不扭捏。当然,这样的枭雄,总是要喝他人血才能登高的人,与安禄山一样,一般搞不定家庭团结,所以,他和安禄山下场一样,也都给自己儿子的人干掉了。

不管怎么说,枭雄毕竟只是枭雄,虽手段毒辣,性情狡诈,但最终不够有大视野,大怀抱,即使成了,也难免败得像翻书一样快。作为历史人物,他们的盲目行动,实际上造成了最大恶果是荼毒了百姓,破坏了环境,成就了郭子仪、李光弼一批功臣,同时,也奉送了田承嗣等人延绵数十年的藩镇割据。

作者 识丁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