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文史|金光耀、金大陆:如何发掘、使用口述史料?

2021-01-14 06:17

近年来口述史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口述史料相对于碑刻、档案等史料而言有什么不同?它能为历史研究带来些什么?在使用口述史料时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2020年12月5日下午,复旦大学金光耀教授与上海社会科学院金大陆教授联合作在华东师大第四届地方文史高级研修班上进行了一场主题讲座,题目为“口述与地方史研究”。这次讲座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刘彦文教授主持。

讲座现场

金光耀与金大陆两位教授合作进行口述史研究已经有近二十年的时间,在口述史的实践方面经验十分丰富。讲座伊始,金光耀教授就对口述史进行了追根溯源。他指出,早在希罗多德书写《历史》和司马迁撰写《史记》之时,就有运用口述的方法,但是这与现代意义上的口述史是有差别的。金光耀教授认为1948年哥伦比亚大学创建口述历史研究室才是现代口述史的开端。当时,美国历史学者亚伦·芮文斯( Allen Nevins)在哥伦比亚主持的福特汽车公司口述史项目,对福特公司的老板和普通员工都进行了详细的访谈,光访谈记录就达26000多页,为哥伦比亚大学成为世界范围内口述史研究重镇奠定了扎实基础。1997年金光耀教授曾前往哥伦比亚大学访学,对该校浓厚的口述史研究氛围深有体会。

在讲座中,金光耀教授指出近年来口述作为史学研究的手段之所以被广泛应用,一方面与“眼光向下”这一研究视角的转向有关。当学者们越来越关注普通民众的历史,档案资料的缺乏使得口述成为重要的史料来源。另一方面,也与技术的飞速进步有关。当录音设备越来越便携,越来越普及,口述史自然能够拥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谈起自己与口述史的交集,金光耀教授回忆道,早在书写硕博论文期间,自己就有进行口述访谈。但当时,他更多地把口述作为史学研究的辅助手段。直到2000年以后,金光耀教授的研究兴趣转向当代史,由于很多档案资料的开放度有限,对相关人物进行口述访谈便成为研究资料的主要来源。金光耀教授曾对朱永嘉先生进行长时段的访谈,将朱永嘉先生在“文革”时期的经历进行梳理,并整理出版了《巳申春秋——我对“文革”初期两段史实的回忆》这部作品。对于金光耀教授而言,这段经历是其涉足“文革”史、口述史领域的重要阶段。金光耀教授认为,对于口述史,了解其理论确有必要,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实践的过程。通过实践训练访谈技能,提升获得史料、辨析史料的能力是极为关键的。

口述能够给现有的历史研究带来什么?金光耀教授指出,相较于传统史料,口述史料的长处在于三点。首先,口述史料往往能提供文献中没有的信息。因为文字材料在记录之时就是有选择性的,在后续的保存中也难免有遗失、毁坏的情况发生,所以无法提供历史事件的全部信息。而进行口述访谈,只要前期工作足够充分,是很有可能挖掘到独家信息的。

其次,口述史料能够与文字史料互为印证,加深我们对于历史的认识。金光耀教授近年来关注上海在闽北的劳教农场,在一次访谈中,他得知在经济困难时期,农场对劳教分子注射过鸡蛋清。一开始,他并未对此有过多的关注,直至一次前往香港中文大学参与学术会议时,有学者提及在这一时期的文字材料中看到过注射鸡蛋清的记载,但认为是基层虚构。会后,金光耀教授与对方进行了探讨,并且再次对劳教农场相关人员进行口述访谈,发现注射鸡蛋清确有其事。

最后,口述史料能提供很多历史细节。例如,“文革”时期朱永嘉先生起草的《紧急通告》,其中有提及不允许任何人强占公房及没收的资本家房屋。而这一条内容的出现与起草文件当天朱永嘉父亲的房子被抄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生动的历史细节,如果不进行口述访谈可能就淹没于时光的洪流之中了。正是口述访谈,使我们能够对于历史场景、历史人物有更加深入的感受,增加我们的历史感、情境感。

当然,口述史料也有局限性。首先,口述采访获取的其实是当事人的记忆,但人的记忆是极容易出现偏差的。而且部分受访者会有意识地扬善隐恶,这就需要史学研究者充分了解背景知识,方能精准辨别。当然访谈技巧也非常重要,金光耀教授提醒道,在访谈时提出的问题不能具有太强的目的性、诱导性,否则得到的回答很有可能是偏离事实的。而访谈技巧就需要在大量的实践中,不断地进行锻炼和提升。

讲座的后半场由金大陆教授主讲,他指出口述史的发展具有广阔的前景。以上海为例,就他了解,目前除了高校,党史研究室、文史馆、地方志办公室都在进行口述项目。相信未来口述史还会有更加多元而丰富的发展。

金大陆教授十分强调,通过口述访谈所整理出来的材料,具有作品成果与史料的二重身份。而且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要充分重视其作为史料的身份,将其整合到综合系统的学术研究中。换而言之,口述应该是整体研究项目的有机补充。

对于金光耀教授在讲座中提及的口述史料的局限性,金大陆教授也进行了补充。金大陆教授认为口述访谈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史学工作者在访谈前需要进行大量的准备,对于相关背景知识予以充分把握。只有在访谈前进行了十足的准备,才能在访谈时进行深度追问,对访谈所得的信息予以精准辨析。金大陆教授指出,口述史料往往能够为整体研究提供关键线索和信息,但是其所存在的问题和价值是一样大的,其中有很多夸张甚至是扭曲的部分需要史学研究者进行一一纠正。

金大陆教授还给学员分享了自己研究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这一课题时的经历。在2014年开选题会时,金大陆教授提出虽然关于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这一事件报纸上有零星的记载,但是从来没有人系统地进行研究。当时,上海党史研究室主任徐建刚认为这一课题确实具有研究价值,于是双方成立团队进行合作研究。一开始,主要在上海的各大医院进行口述访谈,通过访谈发现当年参与救援的带队者很多已经离世,这一项目其实带有浓厚的抢救民间史料的色彩。而且随着访谈的深入,金大陆教授注意到除了医疗队,其实上海的钢铁厂、规划局、解放军都对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于是将访谈对象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以往,人们对于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的关注点往往聚焦于医学方面,而现在将其他面向补充进去,能够让后来者更加立体、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

目前,这一课题的研究还在不断深入,在金大陆教授的努力以及各方合作下,已经变成了一个系列丛书,分别是《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口述史料卷、档案史料卷、影像文献卷、上海中医药大学卷、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卷。这个系列既是现阶段的成果,也为进一步研究提供了坚实的支撑。

讲座的最后,金大陆教授总结道,口述史料是史料的一种类型,它能够为我们提供文字史料所不具备的信息,但它亦存在局限性,需要使用者悉心考证。口述史料必须和档案、报刊等多类型的史料共同运用,方能完成一个项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