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写下一首五绝,秦观马致远先后化用,各自成就一篇千古名篇

2021-11-21 14:44

隋炀帝杨广,是中国历史上出了名的暴君。与此同时,他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位比较有名的诗人。

作为皇帝的杨广,横征暴敛、荒淫无道,弄得民不聊生。然而

作为隋代文坛领袖的杨广,却是一位勤奋好学、聪明敏慧的大才子。

明清时期的学者们甚至认为,正是以杨广为代表的隋朝诗人,才推动了齐梁体诗到唐诗的格律化进程。

杨广的皇帝当得非常不好,可是诗却是写得很好的。清朝的沈德潜曾经说过

:“隋炀帝边塞诸诗,铿然独异,剥及将复之侯也。”

意思就是说,杨广的诗歌风格刚健清新,他让齐梁体诗歌从低谷走向了复苏,颇为独特。杨广的代表作,是气象万千的《饮马长城窟行》和《白马篇》。

这两首诗都写得非常豪迈大气,颇有魏晋风骨。同时,他也会写一些绮靡的小诗。当中就有一首诗,虽然不太出名,但是却为中国诗歌世界打造出了一个独特的意象——“寒鸦”。

这首诗中的句子后来被各个时代的文人“引用”,其中还成就了一首宋词名篇,和一首元曲经典,

分别是宋词大家秦观的《满庭芳·山抹微云》和元曲大家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一、《野望》创造出来的经典文学意象

《野望》——隋·杨广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隋炀帝杨广流传下来的诗作,一共有47首,《野望》算是当中比较不出名的一首。这首诗如果按《文心雕龙》的审美理论来说的话,算不上是一首特别好的诗。

因为这首诗的内容太过于伤感了,达不到“哀而不伤”的审美要求。并且整首诗也只见“情”,不见“志”。可是就是

这样一首诗,却给中国文学界贡献了一个非常经曲的意象——“寒鸦”。

学过元曲大家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的同学,一读杨广这首诗,马上就应该明白诗人想要表达的内容了。

那是一个黄昏,诗人不知道为何,途经一座荒村。他游目四望,看到了村外的小桥流水,看到了树梢上掠过了几只“寒鸦”,那是不吉的征兆。

在死亡肃杀的氛围中,他极目远望,在夕阳之下,前路非常渺茫,于是他的心情也沮丧到了极点,魂魄也好像已经飞到了天外。

整首诗的格调都显得暮气沉沉的,似乎预示着诗人已经衰老,人生已暮。更严重的是,诗人的前途未卜,来时也无多了。

诗意中,透出了无比的绝望、万般的无奈与凄凉的感伤。

从整体的意境和意思来看,这首诗像是杨广在最后的那些日子里面,写下的绝命辞。

寒鸦又叫老鸹,在中国古代的看法里面,它是一种预示死亡的不祥之鸟。

据说最早用它入诗的是《诗经·小雅·小弁》:

“弁彼鸴斯,归飞提提。”

“鸴”就是老鸹,但是这里并没有用到“寒鸦”二字。如今,当你用“寒鸦”作为关键词,在中国诗词搜索引擎里面查找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最早的出处,正是杨广的这首《野望》。

换句话说,

正是从杨广的《野望》之后,中国的诗人、词人们才开始热衷于在诗里面写“寒鸦”。

因此才有了王昌龄的“玉颜不及寒鸦色”,才有了刘长卿的“但见荒郊外,寒鸦暮暮飞”。

不过,在诗中沿用“寒鸦”意象,并不是很奇怪。奇怪的是,后世有两位词曲名家,几乎照搬了杨广《野望》中的句子,成就了各自的名篇,却连一些专家都没有看出当中的猫腻。

二、秦观、马致远对《野望》诗句的“引用”

据说,历史上第一个把杨广《野望》中的诗句,完全化用到自己作品里的人,是宋代的大词人秦观。秦观最擅长写爱情词,《满庭芳·山抹微云》就是他的代表作: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着名红学家兼词评家周汝昌,非常喜欢这首词。

当他读到这首词时,感慨地说: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人人击节赞叹,果然名不虚传,但是不一定都悟到,马君暗从秦君脱化而来。

如果周汝昌读过杨广的《野望》,那他多半就不会这么说了。这件事情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杨广的《野望》,的确非常不出名,像周汝昌这种文化名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秦观的《满庭芳·山抹微云》,不但化用了杨广的“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将它改成了“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而且他还直接用了唐代杜牧的“赢得青楼薄幸名”。

不过两者不同的地方是,

《野望》里面并没有交代,诗人何以会产生这种落寞的情绪,而秦观在《满庭芳·山抹微云》中,却讲明了这是因为与情人离别而产生的。

后来,元代的元曲大家

马致远,作了一首《天净沙·秋思》,又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

,说那样的落寞与伤感,是因为游客在外,天涯羁旅。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整首曲子包含了杨广《野望》诗中的“全部意象”。在如今一些网友的眼中,这似乎可以说明马致远是“抄袭”了杨广的作品。

因为马致远相当于直接把杨广《野望》的全诗拿走,然后自己添加了“枯藤、老树、小桥、人家”等几个名词意象,再

把杨广的“寒鸦”改成“昏鸦”。

于是,就又成了一首千古名篇。并且这首元曲的代表作,还被后世称为“秋思之祖”,

在元曲小令中的地位超然。

但是为什么马致远的曲子非常有名,杨广这一首诗,却不出名呢?这是因为,文学向来重视的是“创新的表达”,而不是“叙事内容”。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对《野望》,进行了一些形式上的一些改造。他专挑相关的名词进行重组

,把《野望》中的“寒鸦飞数点”,改成了“枯藤、老树、昏鸦”。

把“流水绕孤村”,改成了“小桥、流水、人家”。“夕阳欲落”和“夕阳西下”相比,等于是没有进行什么改动。不过诗的最后一句说“一望暗销魂”,而马致远却说“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这首小令,后来受到了人们的重视,最主要还是因为名词意象的连用,在

形式上特别出彩,故此享有盛名。

结语

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挪用了杨广《野望》的头两句,

在周汝昌看来,可以算是词中一大亮点。因为它的存在,这首诗上半阙才“可看”,下半阕简直“无须婆婆妈妈”了。

但是,我们却不能说秦观“抄袭”了杨广。因为李白写了首《侠客行》,诗中有一句比太阳还要闪亮的名言——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毫不夸张地说,除开这句话,李白的整首诗都会黯然失色。可这一句话,也是出自《庄子·说剑》中的,但却从来没有人说李白是“抄袭”的。

因为《侠客行》除了这个别句子上的“亮点”以外,还有整首诗歌本身内在的精神,秦观的词亦然。至于马致远,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天净沙·秋思》显然也不能算“抄袭”之作。

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笔高韵美,涵泳不尽;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天籁绝响,美不胜收

他们的大作,皆受杨广的《野望》启发而来,不过却青出于蓝,更加富有艺术魅力。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