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说三国:四十一洛阳窘境(8)

2021-11-23 14:34

孔融再次拜见曹操,说祢衡这人精神不正常,有狂病,回去清醒之后,深感失态,请求亲自前来谢罪。

曹操大喜,命令守门的说:“有客人来就赶快通报我。”静待祢衡上门。

等到很晚,祢衡才姗姗来迟,穿着普通单衣,缠着普通头巾,手里还拿着一根三尺长的大杖,坐在大门口,用大杖捶地,大骂曹操。

曹操气得不行,心想这人还真是个神经病,杀吧,怕担骂名,不杀吧,难咽这口恶气,突然想到刘表脾气暴躁,正好收拾他,于是对孔融说:“祢衡这小子,我杀他就像宰麻雀、老鼠一样。但这个人一向有虚名,如果杀了他,人们会认为我气量狭小,不能容人。我看把他送给刘表算了,眼不见,心不烦。你认为怎么样?”

事已至此,孔融也不好多说什么,按照曹操的意思,派人把祢衡送走。

初到荆州,刘表和州里的士大夫们早闻祢衡的大名,敬佩他的才华,对他非常尊敬,无论是写文章,还是言谈议论,都要征求祢衡的意见后才下决定。

祢衡的文笔也确有过人之处。

有一次,祢衡正好外出,刘表和几个文人共同草拟了一份奏章,大家商议好久,可算极尽才力,写好后一看,都觉得十分满意。

祢衡回来看了他们拟的奏章,二话不说,几把撕掉奏章,扔在地上。

刘表感到奇怪,对他这种疯狂的举动甚至感到有些害怕,还待发问,祢衡也不多说,要来笔纸,一挥而就,重新写了一份奏章。

刘表拿过来一看,这份奏章的言辞、语义,确非自己那份可比,十分高兴,更加器重他。

可惜,没过多久,祢衡的老毛病又犯了,言谈举止越来越放肆,经常侮辱、轻慢刘表。

刘表左右的亲信常常被祢衡讥讽,怀恨在心,就势诬陷祢衡,对刘表说:“祢衡称颂将军仁义爱人,可以与周文王相比。但又认为将军临事不能决断,必将失败。”

这话说得没错,切切实实指出了刘表的缺点。

当然,这话也不是祢衡说的,而是刘表的亲信们无中生有瞎编的。

刘表信以为真,不禁大怒,忍无可忍,又不愿担负妄杀名士的骂名,觉得江夏太守黄祖性情急躁,想借刀杀人,就把祢衡送到了黄祖那里。

开始时二人合作非常愉快,黄祖也能善待祢衡。

祢衡替黄祖做文书方面的事,孰轻孰重、孰疏孰亲,都处理得很恰当。

黄祖非常高兴,拉着祢衡的手说:“先生,你处理的这些事情,正合我意,和我心中要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啊。”

黄祖的长子黄射,时为章陵太守,与祢衡尤其友善。

一天,黄射宴请宾客,有人送给他一只鹦鹉。

黄射举着酒杯,对祢衡说:“希望先生以这只鹦鹉为题,作一篇赋,让嘉宾们高兴高兴。”

祢衡毫不推辞,提笔就写,一字不改,一气呵成,辞赋华美,文笔优美。

在场诸位对他的才华和文笔,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鹦鹉赋》是祢衡的代表作,借物言志,描写具有“奇姿”、“殊智”的鹦鹉,却不幸被“闭以雕笼,剪其翅羽”,失去自由。

全文以鹦鹉自况,抒写才智之士生于乱世的愤闷心情,反映出对东汉末年政治黑暗的强烈不满。

此赋寓意深刻,状物维肖,感慨深沉,融咏物、抒情、讽世为一体,是汉末小赋中的优秀之作。

《文心雕龙》称其为“缛丽而轻清”。

可惜时间一长,祢衡再次犯病。

一次,黄祖在大船上宴请宾客,祢衡几杯热酒下肚,开始出言不逊,让黄祖很难堪,就斥责了几句。

祢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死盯着黄祖,说:“死老头!”

黄祖更加生气,想要打他,祢衡更是破口大骂。

黄祖气得差点吐血,借着酒意,下令杀了祢衡。

黄祖的主簿估计平时没有少受祢衡的气,一向深恨祢衡,黄祖一声令下,他马上就杀了祢衡,时年二十六岁。

黄射得知消息后,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来救,但没赶上。

黄祖也后悔莫及,就厚葬了祢衡。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