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的孙传庭,历史上是真正的崇祯最后精锐,因何走向败亡

2021-11-23 19:52

电视剧《大明劫》围绕明代中后期孙传庭带领军师为挽救大明展开的各种救赎进行演绎,最终以悲剧收场。透过历史,真正的孙传庭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孙传庭,字伯雅,山西代州人。万历四十七年,学而优则仕的他考中进士,不久外放知县历练。天启初年被朝廷调回吏部担任主事级别中层官员,彼时正是魏忠贤把持朝政时期,眼见满目乌烟瘴气索性以回乡奉养母亲为由辞归乡里。直到崇祯做了八年皇帝后,他才再度出山,从吏部又调到顺天府丞。面对大明王朝出现的种种危机,孙传庭做出了许多清醒的预判,他多次对军事战略进行研究,希望有一天能够有用武之地。不久,崇祯免去在地方声名狼藉的陕西巡抚甘学阔,提升孙传庭做陕西巡抚,正是这种君臣知遇之恩让孙传庭决心为崇祯肝脑涂地,以报答君臣之谊。

对于孙传庭在陕西的良好口碑,崇祯朱由检非常感兴趣,特意将他召回北京进行一次面谈。君臣见面后,孙传庭毫不隐晦地将陕西出现严重的“流寇”问题进行了汇报。并围绕陕西军队缺员问题和军饷问题向崇祯说明,希望给予支持。崇祯听了不无为难地皱眉说:“筹措军队难,筹措军饷更难,朕给你今年饷银六万两,以后由你单独设法自行筹措,朝廷不加干预。”《孙传庭集》

影视画面

孙传庭回到陕西后开始放开手脚恢复军队屯田,每年开始有了大量物资供应,其治下的人马已经训练成一直劲旅。

在陕西的闯王高迎祥成了孙传庭最大的对手。

早在崇祯九年时,闯王高迎祥所向披靡,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当时的兵部官员向崇祯汇报情况就说:“流寇渠魁数十,最强无过闯王。”以至于洪承畴和卢象升对高占祥望而生畏。

此时孙传庭士气正旺,他训练军队,严肃军纪,征发期会一律按军法从事,上任不到一个月,就指挥副将罗尚文奇袭屯聚于商维的整齐王,阵斩整齐王。六月十九日他把这一消息用塘报飞送兵部,思宗获悉捷报后,立即下旨嘉奖:“据报设伏出奇,歼渠斩级,具见该抚调度,将士用命,有功员役及伤亡官兵,查明叙恤。余党乞抚是否确情?还着详察诚伪,相机操纵,并别股既称势孤党涣.亟宜鼓锐歼扫,以底成绩"。思宗所说的“别股”,其实有大小十几部,其中以闯王高迎祥最强,蝎子块拓养坤人马最多。

影视形象

得到皇上调度有方的嘉奖,以及要他乘胜鼓锐歼扫别股的旨意,孙传庭信心十足地在黑水峪摆开了决战的架势,选择诸部中实力最强的闯王作为对手,以求一举取胜后 其余各部可不战而降。

果然一切都按照孙传庭的布局发展,七月中旬,闯王高迎祥果然出现,进入了孙传庭早已布局的伏击圈,经过四天激战,被孙传庭全部俘获。

在北京收到战报的崇祯兴奋异常,这是数年来帝国最大的一份战报,他迅速对战局进行了指示,要求“贼势已溃,余孽尚在”,应该趁热打铁对周边进行全面排查清剿。最后强调,把闯王高迎祥押解北京,确保万无一失。《孙忠靖公遗集》孙承宗因此而获得崇祯刮目相看,这些年崇祯收到的奏折无非是全面溃退,仿佛大明军队如同泥塑木雕不堪一击,而孙承宗无疑成了崇祯大明战斗力的关键人物。

这年九月,孙传庭遵照崇祯旨意,将高迎祥押送到北京,为了表彰孙传庭的功劳,特别下发旨意,孙传庭与洪承畴各加一级。此后孙传庭在各地围剿一时突然顺风顺水,他剿抚并用,在渭南又接连打了几个大胜仗,使得陕西成了为数不多的太平地区,而孙传庭的名望几乎要赶上总督洪承畴。然而仿佛盛极必衰,孙传庭也不例外。虽然此前连连获胜,不料传庭新官上任三把火,严格军令军纪,以法治军的结果激起将领与士兵的不满.。崇祯十年正月十八日夜半,正在商雒道中征战的亲信将领许忠、刘应杰哗变,占领蓝田县,抢掠仓库释放囚犯,与农民军混十万马进忠部联合,与官军大打出手。总兵左光先、曹变蛟正在向西追击满天星,得到消息赶忙回头驰往咸阳,许忠、刘应杰与混十万取道渭南逃去。孙传庭只得上疏皇上自我检讨,并以兵逃伍缺为忧。思宗以为士兵哗变事出仓卒,不追究孙传庭的责任,只是责成陕西巡按查清后报告。为了弥补陕兵不足思宗命京师戒严时勤王入卫的川兵四千划归孙传庭,即使如此,孙传庭的锐气已经受到很大挫折,“三胜之气,坐此沮索”。

影视形象

迅速出现这样的结果着实让所有人感到意外,仿佛这是孙承宗的命运,也是大明的气数。

此后,孙传庭与洪承畴按照杨昌嗣布局下的“十张大网”展开战局。情况正是如此。近几个月来洪承畴、孙传庭为了剿灭陕西境内的“流寇”,可谓不遗余力,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各部农民军连遭挫折,几乎近于瓦解,李自成为摆脱重压,于六月间与残存的六队、祁总管等部合计三千多人马,由阳平关、白水江退往四川,洪承畴飞檄陕西监军道樊一衡指挥副将马科 、贺人龙入川追击,力求速灭;同时又令临巩汉兴监军道张兆曾、预备副将赵光远等驻西乡南山,日夜防堵。他自己率总兵曹变蛟、王洪于八月初驰至西乡县,令曹变蛟往来山中,防扼其夼往太平、紫阳的通道.几次激战,李自成等部“大半患病死亡,逃散甚多”,又受秦兵入川搜杀,不得已尽数出川,仅一千多人突入汉中地区,进入深山密林之中。然而在此紧急关头,由于皇太极对京城发动突袭,导致崇祯急调该部回援,错失了最终擒获李自成的最后机会。

影视形象

孙传庭白从柿园之役惨败后,退到陕西切军备战,大张旗防搞火车”之类新式武器,车上配备火器,装载粮食弓箭,自时为“战则驱之以拒马,止则环之以自卫”出。他驱使各地工匠日夜不停地赶制了二万辆“火车”,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陕西百姓不堪忍受,千方百计想把他赶出陕西,一些头面人物诈于朝廷,制造倒办舆论。

陕西的倒孙传庭与崇祯的想法可谓不谋而合。崇祯急于平定中原,又苦于无兵可调,遂决定动用孙传庭。崇祯十六年五月,思宗任命孙传庭以兵部尚书衔,总督秦、蜀、晋、豫、楚、江、皖七省军务,仍总制三边,特佩七省督师之印,赐以尚方剑,全权指挥中原战事。

影视画面

崇祯十六年后,大明战局愈发被动,已经进入风雨飘摇的境地。而他也因长期处于陕西得罪了众多利益集团,面对崇祯的遥控指挥,明知贸然出兵必败,却君命难违。崇祯要把他的部队调往河南作战,虽然有臣下向崇祯进谏说:“孙传庭所有皆天下精兵良将,皇上只有此一付家当,不可轻动。”然而刚愎自用的崇祯缺乏大局观念,急躁的性格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孙传庭作为大明最后的精锐部队也如同芝麻盐一般被他撒进深渊。在出陕西之前,孙传庭给新任兵部尚书吐露了无可奈何的凄凉“雅不欲速战,见上意及朝论趣之急,不得已誓师。”虽然知道此行必败,却不得不安慰自己说:“吾固知战未必捷,然侥幸有万一功。”

因此,孙传庭不久便走向了战死的深渊,而大明在一年后便宣告灭亡。孙传庭与大明劫果然息息相关,独来令人喟叹。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