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街的王晶新版《倚天屠龙记》,似乎宣告金庸片早已退出江湖

2022-04-08 17:25

金庸的武侠小说曾在影史上留下无数辉煌,让很多导演与演员成名。前天是金庸先生的诞辰,这位武侠小说的泰斗已经仙去四年,然而金庸剧却已经在江湖上渐行渐远。

前不久王晶重拍《倚天屠龙记》,以网络大电影的形式在春节档上映,却因为选角、剧情等诸多问题备受争议。

2021年新版电视剧《天龙八部》也被网友频频吐槽。撇开剧情不谈,人物造型不仅拉垮,制片方对小说人物的认识也存在严重的误区,导致一系列选角和演员表演上的问题。

作为经典的金庸武侠作品,《天龙八部》此前已多次被影视化。其中,1997年由黄日华、陈浩民领衔的版本堪称经典,至今在豆瓣仍保持着9.0分的好口碑;2003年由胡军、林志颖、刘亦菲等演绎的版本同样可圈可点,在当年掀起一波武侠收视热。这两部作品,今时今日看来在人物塑造上各有千秋,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港版的味道中正醇厚,而03版则拍出了史诗气质。

选角代表了导演对人物的理解。角色,是戏剧创作的灵魂,这一环的缺失,对任何作品而言都是非常致命的。

在金庸的很多小说里,都提到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情怀,在《天龙八部》中,乔峰就是这样的一个英雄人物。但《天龙八部》的命题亦不止于此,它描绘的是人世间的种种宿命挣扎,“无人不冤,有情皆孽”,所得非所愿。

2020年,张一山版《鹿鼎记》创下了仅2.7的豆瓣评分,剧中挤眉弄眼、咋咋呼呼的韦小宝被广大网友骂上热搜 “不忍直视” “像猴戏”。

一代又一代的新人通过翻拍剧走进大众视野,但除了刻意 “造星”之外,“江湖”已远,观众很少能从这些新版中找到武侠世界最初的义薄云天或快意恩仇。而新版《鹿鼎记》堪称金庸剧最新“吐槽”泄洪区——从“撒石灰迷人眼相逢茅十八”开始,韦小宝浮夸的表演伴随剧情对原着漫不经心的随意改编,不断挑战着观众的忍耐度。

《鹿鼎记》是金庸小说的“异数”,作家在这部封笔之作中,塑造了与传统侠客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韦小宝,他油滑鸡贼,江湖习气重,既狡黠又具有伪装性,却也有狂妄倔强的一面。这个小混混,在一系列复杂历史事件中以戏谑的身姿游走自如,只有当师傅陈近南被“情敌”郑克爽害死时,才展现出全书中罕见的悲情时刻。恐怕张一山等主创没能领会的是,《鹿鼎记》是一出引人发笑的喜剧,更是一部掩卷悲从中来的正剧。每当韦小宝施展开“神行百步”的同时,也让读者感到历史的寒意和封建王朝的腐朽,感受到一个在浮世绘中奋力挣扎的个体命运。

此前的影视化演绎中,梁朝伟演出了韦小宝的活泼无邪、睿智义气;周星驰用无厘头喜剧强化了《鹿鼎记》的荒诞与讽刺。翻拍剧需要不断创新,但有价值的“创新”需要融入时代气质。从选角来看,张一山并非无一是处,只是目前看来,这个用力过猛的韦小宝集中暴露的是创作的根本问题,即缺乏对人物准确深入的理解与设计——如何更好地融合经典性与时代性而不是哗众取宠,是创作方更应认真思考的问题。

金庸的小说,不是什么快餐武侠。但是近年来金庸剧的翻拍作品往往难以收获好评,使得金庸剧变成了“雷剧”、“烂剧”的代名词,无不令书迷、观众扼腕叹息。

他曾说,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离去。

自1955年起笔《书剑恩仇录》始,金庸开创了一个纵阔豪情、潇洒浪漫的武侠世界。“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的文化理想,在小说里纵横肆自,影响并成全了无数热血少年的成长。

金庸创办《明报》的那些年,“武侠小说”是他个人意志的出口。这个从小在钱塘江畔听潮的少年,始终有一颗向往英雄的心。海潮势若万马奔腾,带来吴越争霸的千年传奇,阖闾破楚伐越,伍子胥身死国灭……历史眼界决定了金庸武侠的高度。

“侠”的高贵的精神性,不仅仅体现在郭靖、萧峰、令狐冲这些上上人物身上。他写“妙手书生”朱聪,狡黠如狐,盗术无双,却外儒内墨;他写“非也先生”包不同,爱抬杠,无大气魄,却生性坦荡,是非感极强;他写“潇湘夜雨”莫大,其人不愿向权势屈服,却也不愿公然为敌,不进不退,无可奈何。但他琴中藏剑,剑发琴音,表里心志,内心峥嵘……

高贵往往与卑微同在,坚毅常常无法脱离软弱,纵外圆却内方,无一没有精神的棱角。他的笔下有儒侠、有豪侠、有墨侠……他们对“自我”的认识,随时事而动,随风云而动。

弹指一挥间,江湖催人老。金庸剧已成为逐渐消隐的江湖传奇。

图片:豆瓣

作者:云从龙

编辑:童薇菁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