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孝心的外衣,《陈情表》还隐藏着李密和司马炎怎样的博弈?

2022-04-08 23:12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叔伯,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曾废离。”

以上这段看似文绉绉但读过一遍就十分熟悉的古文,你是不是还记得?没错,想起当初被‘背诵全文’所支配的恐惧了吗?以前背诵古文总觉得拗口费脑,理解也不够深入,但当初读李密的这篇《陈情表》,真的是被他这种赤诚之心所感动,总觉得句句是孝子之心。

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除了尽孝之外,其实李密这篇文章里还流动着君臣间博弈的暗涌!

泰始三年(267年),晋武帝司马炎立次子司马衷为皇太子,这个司马衷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何不食肉糜”的傻子皇帝。这一年,晋武帝司马炎下诏征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在左右为难之际,写出了这篇千古流传的《陈情表》。

李密除了要供养祖母以外,似乎还有很多的政治考量,这并不是妄加揣测,从当时的政治环境就大致可以看出。

李密所处的政治环境

其实李密是蜀汉旧臣,他原本在后主刘禅手底下当官。公元263年,司马昭派大将钟会伐蜀,刘禅投降,蜀国灭亡,司马昭又立了个傀儡皇帝曹奂,而李密因此沦为亡国之臣。

两年后,即265年,司马昭病逝,他的儿子司马炎废掉曹奂,自己当了皇帝,史称晋武帝。

由于晋朝是从曹魏手里夺来的政权,属于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刚登上帝位的司马炎,为了尽快稳定统治,也为了彰显自己的正统,一方面继承了汉代以来以孝治天下的策略,实行孝道,以显示自己的清正廉明。另一方面,如何处置蜀国归降的臣子们,也是司马炎需要处理的一大难点。

由于当时江东地区还有个东吴在活蹦乱跳,全国并未统一,这种情形下,为了表示自己的度量,司马炎需要做出一个政治表态,那就是优待归降的蜀国旧臣,营造自己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气度。

在这种情况下,颇有文名的李密自然也出现在司马炎的优待名单之中。

其实晋朝的皇帝都很奇葩,也为后世贡献了不少成语和奇闻轶事,比如司马炎他爹司马昭留下了着名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成语;司马炎本身也是在统一全国后变得骄奢淫逸,留下了“羊车望幸”的后宫故事;司马炎的儿子更甚,不仅“何不食肉糜”,更搞出个皇后贾南风,直接爆发了八王之乱。

由此可见,两晋时期的政治有多混乱,这种情形下参政肯定是要吃苦头的,李密不傻,自然知道这点,何况他眼前就有前车之鉴——竹林七贤的领袖嵇康就是被司马昭所杀害的,因为嵇康对司马氏的宣召嗤之以鼻,表示自己不参与朝政,结果被恼怒的司马昭杀害,一代名士就这样失了性命,真是可惜。

李密的巧妙应对

而李密不想回应司马炎的征召,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蜀国旧臣的身份。我们都知道李密是个极为孝顺的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完全忘记旧国的恩情的,要说他对蜀国没有一丝留恋之情是不可能的,从他对祖母的态度可以知道他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而且讲道理,司马炎能完全对李密做到信任吗?不可能的,他自己本身的出发点就不是这样。

而仔细品读李密的《陈情表》,就能看到许多微妙之词。比如李密恭维晋武帝司马炎“逮奉圣朝,沐浴清化”,好话谁不爱听,但司马炎真的做到“清化”了吗?

司马氏原是曹魏的臣子,结果是篡权登基,把人家的江山揽在自己名下,还故意封刘禅为安乐公,取乐不思蜀之意,把一众蜀汉旧臣的亡国之痛踩在脚下,从某种层面来说,也是足够恶劣了。

李密心里想必是不愿意为司马氏效力的,他也很聪明,从司马炎自己说过的话入手,那句“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甚”,就是指司马炎自己定的孝治天下的政策,如果司马炎驳回了李密这个请求,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李密在这篇《陈情表》中将自己的姿态降得都要低到尘埃里了,又以孝为中心,司马炎即使知道李密是在拒绝他,碍于面子,也为了不然天下人有微词,也只有同意李密的请求了。

后来李密在递交《陈情表》之后,又侍奉了祖母一年,守孝了两年,才进入晋朝为官,当然了,这会儿的朝局已经稳定,局势改变,司马炎也没必要再拉拢李密了,并没有让李密担任他曾经授予过的太子洗马,而是只任命李密做了温县县令。

虽然没有当大官,但李密的小心谨慎,以及骨子里不屈的气节,都在这篇《陈情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看似荣华富贵的道路中,李密很巧妙地找到了自己的出路,既尽了孝,又为故国守了节。《陈情表》能够流传千年而不衰,大概正是因为李密的这种情真意切感动了读者们了吧!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