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顺帝刘保:他是缔造盛世的新皇,也是将王朝推向深渊的昏君

2022-04-12 02:04

(汉安帝 刘祜)

延光四年三月初十,东汉王朝的第六任皇帝,汉安帝刘祜驾崩了。

这位皇帝的一生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他不是一个好皇帝,更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好丈夫。

皇帝的前半生被外戚和宦官势力轮番操控,好不容易拿回主权,却变成了一个懒惰怠政的人。

天下大事,他不在乎,黎民疾苦,他不关心。

唯一能让皇帝提起兴致的事儿,就是皇后,阎氏。

皇帝是个十分痴情的人,相比于成就帝王的千秋大业,他似乎更愿意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携手一生。

他们曾经共赏洛阳的繁华,看遍塞北的风沙,遍寻江南的春色。

(皇帝出游)

皇帝曾带着阎皇后四处旅游,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过一过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

东西汉有很多皇帝,文景宽仁治世,武帝雄才大略,刘秀文韬武略,明章依法治国。

两汉历史上,明君很多,昏君极少,整体素质可以说是杠杠的。

这些优秀帝王从临御天下的那一刻开始,就清楚地认识到当皇帝并非单纯的富贵荣华和畅享欢乐,身为帝王,身上的责任和担子要比世间的所有人都要沉重。

对明君来说,当皇帝甚至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因为一旦登上皇位,不仅要承受无尽的冰冷和孤独,更要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帝国的伟业。

但对汉安帝刘祜来说,这一切似乎是个例外。

这位皇帝终其一生,贯彻了四个大字:

率性而为。

天下霸业与我何干?我只要红尘潇洒快快乐乐地走一场。

但其实说到底,皇帝还是被爱情给耽误了。

皇后阎氏,年轻貌美,身材婀娜,走起路来步步生莲,唱起歌来优雅婉转。

万种风情,把皇帝的心拿捏的死死的。

但刘祜同志的命还算不错,因为在他治下的东汉,虽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还远远没到关门倒闭的地步。

所以就算刘祜铆足了劲玩,亡国之君的名头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如果一切顺利,刘祜大可以舒舒服服地度过他后半生四处旅游散心的快乐时光。

但一切偏偏不是很顺利。

皇帝带着皇后到了一个叫做叶县(河南叶县)的地方时,突然就患上了怪病。

所谓怪病,自然指的就不是那种感冒发烧流鼻涕的小病小疾。

那是什么病呢?

史书没有具体记载,而作者也并非医学类专业,所以我也不能妄下定论。

我们只知道,皇帝的体表温度开始变得非常不稳定,一会嚷嚷着要冲冷水澡,一会又冷的直打哆嗦。

(董奉、张仲景、华佗)

东汉的医学技术已经比较发达,大夫董奉行医治病,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张仲景撰写出了《伤寒杂病论》,为中医科学提供了扎实的理论基础,而华佗更是创造性的发明了古代麻醉药——麻沸散,解决了临床医学界的一大难题。

这三人,被后世称为“东汉三神医”,但不巧的是,这三位大夫都出生于东汉末年,刘祜同志生不逢时,一位也没赶上。

随行的御医束手无策,皇帝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没过两天就驾崩了。

刘祜死在了自己最爱的女人,阎皇后的怀里。

那一刻,他是满足的。

他相信自己深爱的女人必然不会辜负自己,也一定会替自己守护好大汉江山。

但很显然,皇帝错付了深情。

(阎太后)

多年前,这位城府极深的皇后因为和太子刘保不睦,竟然唆使皇帝废黜了刘保的太子之位。

而阎皇后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皇帝临死之前,并未立过遗诏确定谁来继承帝位,如果在叶县宣布皇帝的死讯,那么仍然留守在东都洛阳(东汉都城)的废太子刘保会不会发动政变,抢先一步登基?

要是刘保登基了,那么他成为皇帝要对付的第一个人岂不就是自己?

一番头脑风暴之后,阎皇后决定,秘不发丧,先暂时隐瞒皇帝宾天的消息。

于是阎皇后把皇帝的尸首放在车内,一路上饮食起居照旧,随行的公卿大臣和兵士们,只知道皇帝染病,身体有恙,却不知道皇帝早就戏份杀青,领了便当。

阎皇后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她要带着皇帝的尸首回到帝都,只有回到那里,自己才能掌控全局。

而在返回都城之前,皇帝只能“活着”。

看着如此深爱自己的丈夫的尸身发烂发臭,作为妻子,心情应该是异常悲痛,但阎皇后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悲伤和痛苦,只有狠辣和决绝。

是的,这个女人的身上背负着皇帝的君恩,丈夫的疼爱,但同样也背负着来自母家,阎氏外戚的荣辱。

而在皇位更替的关键时刻,自己绝对不能感情用事,自己一定要变得残忍,只有残忍,才能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取胜。

延光四年三月十四日,已经病逝的皇帝终于摆驾回宫,阎皇后这才把刘祜的死讯昭告天下。

皇帝的死讯一公布,也意味着阎皇后正式从皇后升级为太后。

而她当上太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尽快选定的新的皇位继承人。

刘氏宗亲很多,年轻人也很多,适合做皇帝的人也很多。

但阎太后能选择的余地却不多。

年纪太大的,都是东汉政坛里的老油条,不好控制,搞不好还会反客为主,当了皇帝之后反而把阎氏外戚给卖了。

年龄适中的,朝气蓬勃,年富力强,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节,怎么会甘于屈居人下?

如此看来,选皇帝还真是个技术活儿。

阎皇后选来选去,最后决定,拥立北乡候刘懿,成为大汉帝王的新天子,兼傀儡皇帝,兼吉祥物。

年纪小,不懂事,好控制,简直是极品人选。

这位刘懿同志的身份值得一提,他的父亲是济北慧王刘寿,而刘寿,是汉章帝刘炟的儿子。

但这位新皇帝同样也只有这一点可提,因为皇帝登基仅200多天,就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死了。

(北乡候刘懿)

这位酱油皇帝在史书上仅仅是留下了一个名字,就撒手而去。

新皇朝登基夕就死,举国震惊。

但对阎太后来说,皇帝死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立一个就万事大吉了。

阎太后很快就物色到了新的人选,一个是济北王的儿子,一个是河间王的儿子。

都是分封在小地方的藩王子弟,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有什么势力,随便挑选一个当傀儡皇帝,都很合适。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废太子刘保知道了。

作为汉安帝的儿子,先皇钦定的太子,他曾在阴谋诡计中失去太子之位,也曾经在皇权更迭中和皇位失之交臂。

阎氏外戚嚣张跋扈,阎太后其人更是歹毒。

这样的人操控下的东汉王朝?能有什么前景?能有什么未来?

刘保决定,要用武力发动政变,不仅要彻底诛灭阎氏外戚集团,更要拿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皇位。

决定都能决定,我决定当个科学家,你决定当个大明星,但能不能办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刘保此时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废太子,想要诛灭阎氏外戚的势力,他必须借助外在力量。

可阎氏外戚密布朝野内外,宫里的禁军是阎氏的人,朝廷里的武将是阎氏的人,朝堂上的文臣士大夫们,倒是自命清高,绝计不会和阎氏外戚同流合污,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手无寸铁的老弱书生,就算肯支持自己,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如此来看的话,放眼东汉政坛,刘保可以说是孤立无援,谁也指望不上。

但刘保却在如此困难的前提下,还是找到一股愿意帮助自己的势力。

这股势力就是宦官同志们。

(宦官 形象)

宦官看似卑微,但却通常握有京畿各营的兵权,情急之下,还能号令禁军,有了宦官朋友们的帮助,刘保总算有了对抗阎氏外戚的底牌。

既然有了兵权,那就宜早不宜迟,择日不如撞日。

跟宦官朋友们达成政治同盟后,刘保立刻在宫内发生政变,打算一举拿下阎氏外戚。

按照一般剧情,在宫内发生武装政变,必然要经历一番血雨腥风的苦斗,阎氏外戚手握大权,刘保能赢是侥幸,输了才是常态。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刘保前脚刚发动政变,后脚阎氏外戚就全都伏诛了。

作者本人以前写过很多小说,如果我愿意,我大可用精彩而曲折的笔墨,虚构出一段刘保惊心动魄又力挽狂澜地诛灭了阎氏外戚的过程。

但很可惜,史书里全无这样的记载,所以我不能瞎编。

我只能告诉你,刘保联合了十九名太监头领,在一个四下无人的深夜里发动政变,然后一举覆灭了阎氏外戚,夺回了主权。

而至于是如何夺回的,阎氏外戚是如何覆灭的,这就要留给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来揭晓答案了。

阎氏外戚尽皆伏诛,而阎太后则被软禁在了偏远的别殿之中。

皇宫曾经对她来说是权力的象征,是无上的荣光,而现在,皇宫变成了软禁她的监狱,她将在幽深黑暗的角落里,度过自己的一生。

而拿回大权,重登皇位的刘保(即汉顺帝),迎来的同样是极为严峻的考验。

(汉顺帝 刘保)

拥立他当皇帝的宦官势力蠢蠢欲动,而自己身后的梁氏外戚(新的外戚势力)也虎视眈眈。

直到这时,人们才明白,东汉早已不复它过去的荣光,汉顺帝刘保的登基,不是在拯救这个王朝的未来,而是把它推向,更深的地狱。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