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景帝刘启:恶意杀人、轻信奸佞、屠戮忠良,难道景帝是昏君?

2022-04-12 13:21

(汉景帝 刘启)

满朝文武都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刘启同志的脾气很不好。

在刘启还是太子的时候,他曾经和吴王刘濞(高祖刘邦的侄子)的儿子刘贤一起下棋。

这位刘贤仁兄呢,不仅棋术一般,而且棋风不是很好,下棋的时候,耍赖被刘启给抓住了。

按说作弊被抓,你老老实实承认不就得了,刘贤不仅不承认,还分毫不让,跟刘启争执了起来。

皇太子引博局提吴太子,杀之。——《汉书》

刘启二话不说,抄起棋盘就把刘贤给打死了。

这件事或许是有心,或许是失手,但在当时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

因为刘贤的地位在那摆着呢,他只不过是个王爷的世子,而刘启贵为太子,杀个人问题还是不大的。

所以刘启杀了刘贤之后,不仅不用偿命,连钱也不用赔了。

而失去的儿子的刘濞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一没向朝廷伸冤,二没有大闹朝堂,他只是安安静静的领走了儿子的遗体,返回到封地去了。

后元七年,公元前157年,长安城里传出消息,汉文帝刘恒驾崩了。

(汉文帝 刘恒)

这位一生勤勉朴素的皇帝穷尽一生时间,为西汉王朝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治国基础。

没什么悬念,皇帝钦定的太子刘启拿过父亲的接力棒,成为了西汉王朝的第六任皇帝。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皇帝登基之后,先皇刘恒那一代的文武大臣,基本上就都被皇帝给遣散了。

要么开除,要么辞退,要么告老还乡,皇帝的意思很明显,他要组建属于自己的人事班底。

这个新的人事班底,即将迎来的第一位大臣,叫做晁错。

晁错,西汉政治家,文学家,文帝时,在西汉任职太常掌故。

这个官职是个闲官,主要负责指导宫中的礼乐制度,没什么实权。

但景帝一登基,慧眼识珠,晁错同志的事业第二春就来了。

他被皇帝任命为御史大夫,全权负责监察百官。

这个监察百官,当然也包括监察分封在各地的诸侯们。

高祖刘邦立国之时,把大大小小的刘氏宗亲分封了个遍,搞得全国各地一堆诸侯国。

这些诸侯国拥兵自重,对中央政权来说,始终是一种威胁。

而晁错同志经过一番仔细的监察和分析之后,告诉皇帝,别的诸侯可以先放一放,但是吴国中的吴王刘濞势力很大,你必须得重视起来。

事实证明,晁错同志是个很有先见之明的人。

(晁错 画像)

吴王刘濞从那次把自己儿子的尸体领回吴国之后,就立刻开始着手准备造反工作。

刘濞的思路很清晰。

你杀我儿子,这个仇必须报,

表面上我可以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但背地里我肯定要想想办法怎么对付你。

而为了这个计划,这位仁兄其实已经默默地准备了很多年。

这些年里,濞哥私自铸币,贩卖私盐,攒下了第一笔造反资金,而用这些资金,濞哥招兵买马。大大的扩充了自己的军队。

这件事儿很快就被晁错给知道了。

既然食君俸禄,自然要替皇帝分忧,晁错很快报告汉景帝,吴王刘濞要造反,我建议咱们先下手为强,打刘濞一个措手不及。

皇帝思来想去,决定用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毕竟是刘氏宗亲,又是自己的长辈,真要打起来,谁脸上也挂不住。

皇帝决定,先把吴国境内的会稽和豫章这两个郡县拿回来,收归朝廷,一点一点的瓦解刘濞,不就得了。

兵不血刃,还能削弱诸侯国的势力,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但敏锐的刘濞一早就察觉到了皇帝要对自己动手,干脆不装了,摊牌了,拉杆子扯大旗,直接举兵造反了。

如果说只有吴王刘濞自己造反,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这位仁兄生怕自己的力量太小,居然联合了六位分封在其他地区的诸侯,搞了个灵活组排,声势浩大,直逼长安。

这六位造反的仁兄分别是:

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卬、胶东王刘雄渠,加上吴王刘濞,正好七位。

(刘濞 雕像)

集齐七位诸侯当然不能召唤神龙,但他们的这次造反行动却造就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次轰轰烈烈的大事件——七国之乱。

诸侯们凶悍无比,皇帝刘启也不是吃素的。

前脚诸侯刚造反,后脚刘启就派出了得力干将。

太尉周亚夫带兵平叛,双方打了个僵持不下,一时之间居然难分输赢。

这个时候,朝廷里一个叫做袁盎的大臣对皇帝提出了这样的一条建议:

历来造反,都要讲个名正言顺,诸侯们身为臣子,举兵造反,总要有个正当理由,诸侯们当然也有理由,他们的理由就是要为皇帝“清君侧”。

清君侧的意思就是,诸侯们认为,皇帝身边有奸佞之臣,乾纲独断,蛊惑皇帝,自己作为诸侯,很有必要带兵进京,替皇帝把奸臣给弄死。

当然,弄死奸臣之后,也可以顺便皇帝给换了,反正自己来都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再回去。

诸侯们口中的奸臣,就是御史大夫晁错。

因为正是晁错率先建议皇帝,要削弱这些诸侯的权力的。

(袁盎 画像)

大臣袁盎认为,诸侯们造反的原因在于晁错,所以只要杀掉晁错,叛乱自然就会平息。

很显然,袁盎同志有些天真了。

因为清君侧、诛杀晁错只不过是诸侯们找的一个噱头而已,是为他们造反起义找一个合理性。

所以无论晁错死不死,造反一旦开始,就绝无再停下的可能。

诸侯们打算和皇帝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皇帝居然轻易相信了袁盎的这套说辞,二话不说,直接把晁错给杀了。

这位大臣料敌机先,准确的预测了吴王刘濞要发起叛乱,却不能预知自己悲惨的命运。

晁错死了,但七国之乱却愈演愈烈。

作为作者,我认为刘启当然很快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但皇帝不能认错。

让皇帝认错,很难。

贤明的君王能知错,能改错,但也绝对不会认错。

认错就代表了自己天家的权威不再,认错就代表了跟所有人承认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

大臣的清白很重要。

但是皇帝的面子也很重要。

所以他只能继续前进。

但好在,太尉周亚夫是个狠人,极善兵法,打仗贼猛,周哥噼里啪啦一顿打,终于平定叛乱,吴王刘濞兵败被杀,其它诸侯死的死,伤的伤,七国之乱就算结束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七国之乱,那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浩浩荡荡举七国之兵,结果没搞出点大事,反而没两天就完蛋了。

对周亚夫来说,这是他人生中的辉煌篇章,历史为他打上了西汉战神的标签。

当然了,志得意满的他不知道,他此时的巅峰就是他来日的末路。

(周亚夫 画像)

而对皇帝本人来说,他也可以彻底松一口气,因为从惠帝刘盈时期就非常严重的诸侯国势力过大的问题,到此时终于被彻底解决了。

吴王刘濞那么大的诸侯都被皇帝按在地上捶了,剩下的小诸侯国们有了如此血淋淋的例子,基本上就都老实了。

刘启度过了一个并不算太愉快的皇帝实习期,现在,他已经彻底熟悉西汉的格局,准备正式入职,当一个好皇帝了。

但上天似乎并不打算让他闲着。

前脚七国之乱刚折腾完,后脚匈奴人又开始在北方作乱。

匈奴人是西汉的老朋友,也是老对手了。

按理说,此时的西汉富国强兵,别说派兵出击,就是御驾亲征,问题也不是很大。

但此前在国内连年的战乱似乎已经让皇帝十分疲敝,所以在匈奴人的频频滋扰下,皇帝采取的策略是:积极防御。

难道是刘启怂了吗?

当然不是。

这和匈奴人的作战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匈奴人都是小股部队,而小股部队,最擅长打游击。

本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斗方针,匈奴人在边境上打完就走,抢完就跑,一点也不墨迹。

主动出击吧,人家早跑没影了。

军队后撤吧,他又黏上来了。

所以皇帝只好搞防御,我常年在边境上蹲点,你来了我就收拾你,你不来,我就当站岗了。

但即便是这样,在战场上还是涌现出了非常多的优秀军事人才,例如,程不识、郅都、李广等。

尤其是李广同志,在这里要着重表扬一下,经常在边境上胖揍匈奴,导致匈奴人一听见李广的名字,吓得就直打哆嗦。

但李广同志有着和周亚夫一样的命运,出道即巅峰,巅峰过后,就是必死的结局,不过,这是后话了。

(李广 画像)

当然了,提到景帝,就必须要提一嘴文景之治。

这个由文帝刘恒和景帝刘启联手打造的盛世在历史上可以说是很有名气。

文帝勤勉,景帝节约,文帝朴素,景帝内敛。

文景之治是个盛世,但这个盛世其实很简单。

或者我换一种说法,那就是这样的盛世其实很好缔造,简单到如果你当皇帝的话,你只需要坚持一点就可以缔造盛世,那就是:

别乱花钱,别做剁手党。

节约,始终是文景两朝恒久不变的命题,

现在,文帝和景帝的使命已经完成,大汉即将迎来一位新的主人。

这位新的领导者其貌不扬,普普通通,不管是气度还是姿态似乎都比文帝景帝差了不老少。

但未来的历史会告诉我们,这个看起来十分平凡的年轻人,不仅是西汉王朝的新主人,更是整个王朝真正的主人。

旧时代即将结束,新时代即将,扬帆起航。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如内容有误请联系我们,联系邮箱laodilailiao@foxmail.com。
©2020 ChiNaZiDian.Com 黑ICP备20000632号-2